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云也退 > 一桌没有老男人的饭局,还能不吃撑吗?

一桌没有老男人的饭局,还能不吃撑吗?

这个社会入了老龄化,催生了两种心理效果,一种是“必须年轻”的迷信,另一种是提早享受老龄红利的欲望。老龄的一个主要红利,就是可以随便点菜,率先伸筷子,没人能说你什么,毕竟吃一口少一口,要你住手,可算欺人太甚。

 

于是涌现出一群老男人。不是生理年龄上的老:有的人72岁年少如初,无数想法,各种好奇,有的人才二十七八,却已一派阅人无数的样子,遇见任何人,第一反应都是“大爷掂掂你有几斤几两”。

一桌没有老男人的饭局,还能不吃撑吗? - 云也退 - 写下就是永恒

  

诸位,莫以为老男人就是毛孔粗大,鼻子油亮,烟卷不离手,槽子肉能夹住T恤衫商标的那类,老男人如今也有衣着有品,甚至没事也去游个泳跑个马的,只不过所有这些,都是为了能在点菜的时候,显得更当仁不让一点。

 

有趣的是,老男人个个都有天下在手、任意点菜之心,却喜欢扎一张桌子,一圈将将满员,然后其中一人在手机上点两下,不久,这一桌就算圆了。来的这位女士,就叫她“圆桌骑士”吧,是在老男人的死盯之下落座的,他们一个个用目光(有时也用哈喇子)告诉她,她在自己眼里能排第几。

 

然后,一般情况下,靠得近的会去嘘下寒(“住挺近?”“过来方便吗?”“这月流量够吗?”),离得远的则嘬一口烟,趁着烟雾上来的氛围反省:如果轮着上,自己在这一桌老男人里能轮第几。

 

女人不妨珍惜老男人给的机会——也许,你在他们每个人的眼里都姿色平平,或者姿色尚可,但太缺少索爱的欲望,但是,当他们一起在场,一人一口烟,你也觉得暖和了。人类学家阎云翔在《礼物的流动》里分析了乡村社会礼物的工具性,让来让去,这个沾了许多手印的东西变得不同一般——我的意思是,当你成了老男人交情里的一剂润滑,你应该为他们的互惠和你自己的溢价而满意。

 

谁叫来的圆桌骑士,谁就拥有她,但是,他把她献出来,像参加一些慈善拍卖会那样,献出一样私货,像什么牙雕啊,骨瓷啊,1350年出厂的白兰地啊,让其他诸人竞价,这就是游戏规则。

 

老男人各恃各的资本,觉得自己拿点什么出来,都是女人梦寐所求的:投资界的老男人说“要不要我投你?”公关界的老男人说“要不要我炒你?”混新媒体圈的老男人说“要不要我推你?”混文青圈的老男人说“要不要看看我怎么恶心你?”

一桌没有老男人的饭局,还能不吃撑吗? - 云也退 - 写下就是永恒

  

因此,老男人不需要太全面的女人,太全面,什么都不缺,又能巧言令色任意接茬,他们自己尴尬:“今儿到底谁吃谁?”扛不住的老男人,最后会把烟头在菜碗里一戳,挺起胸脯,眨巴着焦渴的眼睛:“在我们几个中间,你会挑哪一个?”

 

有些老男人不管,硬撩,果然能遇到会卖破绽的女人,然后大喜过望,椅子挪过来,打亮手机里的二维码,窃窃私语时,想象自己伸出了第三只手,不停地把女人掉下来的额发拨上去。

 

有时候,老男人的饭局不为游戏,而是另有目的,比如为其中一个老男人寻找新鲜食材,通常,此人即便不是最老,也是在某方面最资深的一个,自带一种明明快要憋出内伤却佯装自锁其宫的内敛气质,在这一圈子人里,他是个同时受到尊敬和暗嘲的人物。为他组织的饭局,他的手机上会不时蹦出其他人的话:“这个还行?”“是你的菜吧?”“不,我觉得不是XX的菜”,“我看可以”,“XX你倒是给句话呀”。老男人瞥一眼女人,瞥一眼菜,眼前便浮现出明天一早,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独自吃床餐的景象。

 

老男人们都相信气场一说。女人并不用特意穿低胸,只要能带来“求剥光”的气场就行。遇到一个会发暗示的女人,他们不必再假装对谈论政治感兴趣,尿频也阶段性地不治而愈。他们嘴里说着“多吃点”,心里却很清楚,菜是不会吃菜的,她如果识趣,就应该持续地举杯,适时地半醉,半醉没醉的状态,在老男人的理解中,相当于发出了正式的邀请函:You can you up me吧。

 

被女士们成天念兹在兹的,就是体重,磅秤上跳动的数字抽着她们的神经。我想建议女士们,在聚会的时候,不妨叫一个对自己感兴趣的老男人过来陪坐。老男人这道菜吧,好比豆类,既是素食,又有很强的饱腹效果,他落座以后,你可以尽情地往他盘子里塞食物,什么油焖茄子水煮鱼,黑椒牛柳卤猪蹄,然后,看他一会儿跟这个许诺买包,给那个许诺介绍工作,那副半是享受、半是疑惑的样子。

 

一桌没有老男人的饭局,还能不吃撑吗? - 云也退 - 写下就是永恒

  

对一个比较木讷的老男人,你们应该效仿他们人多势众时的样子,去给他献殷勤:“大哥你这人真不错,看你这年纪,家里缺保姆吧?我刚过了家政服务六级考试。”“你老婆需要时尚买手吧?要么,她那一屋子衣服有人给整理不?”“什么,你还空着仓哪?这孽可作大了,姑娘回头给你物色几个,来,先干了这一杯西米露。”

 

真的,手头没有个把能随叫随到的老男人,你们就等着吃撑之后一个个被罪恶感困住吧。没有老男人,你们就少了被点、被盯、被觊觎、被调戏的乐趣,很容易堕入自暴自弃的深渊。老男人真的是社会上最成熟也最无害的一群人,一般来说,他们用口腔和肠胃消化一道菜,用眼神剥光一个女人,而不是反过来。没错,他们也很想多刷刷兜里那张莫泰168的白金至尊卡,但是,多数情况下,他们只是把一个饭局变成桌游。

 
 
 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