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云也退 > 文章归档 > 2013年三月
2013年03月25日 10:24

短读:洪堡的礼物

我相信只有成年人才能读进索尔·贝娄的小说——那些没有特别沉重的生存压力的成年人,能潇洒地拿大主意,也经常被一些小烦恼所困扰的成年人,屡屡被沉睡所诱惑的尚且清醒的成年人。至少十二年前,我是读不进贝娄的一行字的,那时的我还把读小说看作一场不断期待的过程,期待发出一下又一下的暗叫:“哇,这个人不就是我么?”现在,我可以抛开自己,一连三四个小时目不转睛地读一本贝娄的小说,欣赏那里面每个男人在每一个场景下吐露的每一滴隐秘的欲望。

任何时候拿起《洪堡的礼物》,随便翻到哪一页都能毫无障碍地读下去,我想这是对这本书最好的评价了,就像与一位智者的对话,话头不必彼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3月19日 10:44

如何信而不狂?

有个犹太笑话,我常常拿给朋友分享:两个城市犹太人一起出门散步,走着走着,就来到一个从未到过的区域——这显然说明他们住在欧洲城市的某个“犹太人区”——看见一座教堂,门口挂着块牌子,写“改宗基督者,可得5000磅”。两人在那里深思了一下,一人说:“我要进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足足过了一小时,那人才出来,他的朋友急切地问:“你还好吗?里面在干吗?你拿到5000磅了吗?”

那人愤怒地说:“钱!你们犹太人就知道钱!”

由于犹太民族是个以信仰而非血缘作为维系纽带的民族,又长时间在强势文化的包围之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3月01日 09:51

大事实下的小趣味

人是分等级的,二人同行,必有一人为主,一人为次,如堂吉诃德与桑丘·潘沙那样的组合。那么衣修伍德和奥登孰主孰次呢?读了四十多页《战地行纪》之后,结论很容易得出:在前台唱戏的是奥登,担任秘书或书记员角色的衣修伍德是他的左膀右臂。

衣修伍德不一定同意这个说法,他使出十八般英伦武艺写成这本细节驳杂的游记,但他很自然地守着低调,而且尽量写得轻松随意,多一些插科打诨。虽说是战事紧张的时期,两个英国人却囿于语言不通,无法加入任何一方的立场之上,至多只是对中方有一些温和的同情,更多的时候他们同懂英文的人混在一起,跟外事人员吃饭,跟神职人员谈话。衣修伍德尤少正面的露脸,多数时候,他都是以“我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