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云也退 > 个人分类 > 还是得笑
2013年06月09日 15:47

习奥散步于安纳伯格

习奥散步于安纳伯格

习奥散步于安纳伯格,至后园,已设樽俎,盘置白糖,一壶煮咖啡,二人对坐,开怀畅饮。忽奥问:“公观天下,谁可为英雄?”习曰:“古巴卡斯特罗,雄踞加勒比,至今健在。”奥曰:“此人冢中枯骨,早晚必死,不足道也。”习曰:“有一人文韬武略,堪称全能,俄国普京,可为英雄?”奥曰:“普京胆大性专,徒有硬汉之名,虽结民心,未必安内也。”习曰:“朝鲜金氏,已历三代,万众归心,可为英雄乎?”奥曰:“金氏碌碌小人,色厉胆薄,欺软怕硬,何可称英雄?”习曰:“查韦斯、内贾德等若何?”奥曰:“此皆守护之犬,况死者死,下台者下台,无能为也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4月10日 13:43

长醉不醒——侯宝林二十年祭

长醉不醒——侯宝林二十年祭

长醉不醒

侯宝林二十年祭

云也退

(首发腾讯-大家专栏)

侯宝林是我最早的偶像,之一,如果还有之二之三的话。我刚开始听相声的时候,他已经不用上台表演了。他出现在18寸电视屏幕里,戴着茶色眼镜,很慢很慢地说话,不像相声演员,完全是个学者,或一个常年曲不离口的戏剧表演家。他脸上的几样标志物中,倒八字眉不太明显了,而船形的长额和扁蒜鼻仍在。九十年代初,我在报纸上浏览过一篇短文《侯先生斗死神》,讲侯宝林的近况,一个“斗”字加深了我对他的景仰,至于“死神”二字,则根本没往心里去。

阅读全文>>